一只猹

@Fidel/菲德尔 小宝贝!

【贾尼贾】Heartbeats Counting Down 心跳倒计时 12 (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养成老贾我要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哭我了!!!!!

莲七白:

12.


克隆体在快速成长过程中有几件事必须要有人工干预。首先,建立肌肉反应不能等到成长到一定年龄,而是每个年龄都必须再适应,否则骨骼和肌肉会因为催化成长得过快而虚弱无力不起作用。然后,脑细胞的成长刺激也必须符合身体成长的速率,否则会引起脑萎缩甚至神经失调。这意味着Jarvis从克隆体出生开始就必须连线他的大脑,待在他身体里——换句话说,把人从出生开始的经历飞快地渡过一遍。


这对Jarvis来说是最为与众不同的体验。想想看,他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信息处理系统,但就一个婴儿的感官来说能接触到和体会到的和他过去的体验截然不同。眼睛的发育花了一周时间他才能看得清Tony的脸,让声带震动说话花了快两周,很容易就哭泣,大喊大叫,感到饥饿,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动作。Tony没少拿这事儿嘲笑他——这是最糟糕的部分,那个婴儿是他又不是他,毕竟他的主机还在肩负着支援Tony的工作和管理复仇者大厦的任务。所以对于Tony不太有章法地抱着哭闹不停的小婴儿一脸得意地向其他复仇者们炫耀的时候Jarvis总有一种幼稚的想要拉闸关电的冲动。


“……我有一种在看恋童犯罪片的感觉。”Clint说,用手指戳了戳小Jarvis的脸蛋。“你真的打算从这么小开始培养?”


“一个月之后就变成五岁了。”Tony答道。“Jarvis,叫叔叔。”


“还是有种犯罪感啊。”Clint感慨。“我早就看好你的变态倾向了。”


“Barton先生,请不要试图喂我巧克力,婴儿的肠胃还没法吸收那个。”Jarvis从扩音器里声色俱厉地警告。


Clint吓得一缩。“Jarvis你能别在我背后说话吗?”


“抱歉现在还没法用嘴说话。”


“……那样更惊悚了好吗?”


Jarvis非常想叹气。他真的很想24小时一直待在培养槽里,但Tony坚持每天都要出来活动4个小时,Jarvis怀疑他其实只是觉得好玩。“Sir,请您注意一下换尿布的时间,距离下一次入培养槽还有半个小时,请您做好准备。”


“啊,对,纸尿裤!肥鸟你知道咋弄吗?这简直是最反人道的设计!”Tony手忙脚乱。婴儿Jarvis号啕大哭,脸憋得通红,奋力挣扎,差点从Tony手里掉出来。


Natasha走了过来,抽走了Clint手中的巧克力棒,一把把婴儿从Tony手里抱了过来,往桌子上一放,非常熟练地剥下他的裤子,揭掉纸尿裤,啪地换上了个新的,再把裤子穿回去,抱还给目瞪口呆的Tony。


……Jarvis再也不想见到黑寡妇了。他直接断了餐厅的电。


让毫无经验的Tony带孩子简直就是灾难,Jarvis不得不一直提醒他免得他不小心把幼小的自己给搞出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幸好还有Pepper,万能的救世主Pepper,Jarvis必须得给Pepper很多很多奖励,多亏了她他才没有夭折在婴儿期。


Pepper对幼体的Jarvis怀抱了让Tony都难以解释的热情:自从婴儿Jarvis睁眼了之后她每天下班了都往复仇者大厦跑,买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幼儿衣服,每天一套从不重样。不得不说,她抱孩子的姿势确实也比Tony要舒服多了。Pepper身上有甜甜的香气,让神经脆弱的婴儿感到安心,在她身边也不会哭闹不休,让Tony都有点嫉妒。


尽管Jarvis十分别扭地(用扩音器)表示他真的不需要幼儿玩具,但在这件事上Pepper具有绝对的话语权,所以没过多久Tony的实验室就堆满了各种玩具。Tony对此表示了微弱的反对,但Pepper毫不客气地反驳了他:“在他成为你的奴隶之前让Jarvis渡过最快乐的童年。”她眼中闪着谜一般的光芒,把一个儿童摇铃塞进小Jarvis的手里。


Jarvis决定闭嘴让Potts小姐安心地享受一会儿玩小孩的幸福。而且,嗯,有些玩具确实挺好玩的。


所以Jarvis就是这样极其分裂地渡过了他的婴儿期。


 


Steve和Bucky一直在出任务,错过了小Jarvis“出生”的时候,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小Jarvis已经成长到了大约5岁的体量。终于摆脱了令人脸红的每天都要被扒衣服换尿布喂食的阶段,Jarvis非常庆幸至少在美国队长面前不会太丢脸……当然,当你有个像TonyStark这样的主人时一切总是会朝不可避免的意外方向滑落。


他本来做好了准备要认真地做个自我介绍,毕竟Steve和Bucky算是他在复仇者里关系最好的朋友,结果Tony非要给他搞个什么生日宴(他每一周就要搞一次就好像Jarvis不会每周长大一岁似的),Jarvis巧克力吃太多一时兴奋过头(5岁,你能指望他怎么样!)就栽进了蛋糕里,把自己全身都弄得脏兮兮的。Clint还在旁边添油加醋瞎起哄,Jarvis就开始摇摇摆摆跳舞,让所有人都开怀大笑。


Steve和Bucky就是那时候进的门。Jarvis花了一秒用监视器扫描了一下惨不忍赌的餐厅和惨不忍睹的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哇一声扑到Tony怀里再也不肯抬头。


“……你儿子?”Steve不敢置信地问。


“Jarvis啦。”Tony抱着他,用胡茬蹭他的脸,把小Jarvis蹭得躲来躲去。“来和Steve叔叔打个招呼。”


“Rogers先生,Barnes先生。”小Jarvis小声叫了下,就扭过头,把脸埋在Tony肩上,惹得Tony咯咯直笑。


Bucky手上的包“咣”一声落在了地上,露出半截重机枪。Tony不满地皱眉。“喂,危险物品不能出现在这里。”


Bucky没理他,只是走上前,平伸出手,一个邀请的姿势。小Jarvis松开Tony,看了看冬兵毫无表情的脸,抓住他的手,他就用金属手臂把小Jarvis抱了起来。


Tony有点看呆了。Jarvis一被Clint或者Natasha抱就哭闹不休,Tony本还得意这是专属于他的特权……


然后Bucky把小Jarvis抛了起来。Tony刚要大叫他又接住了Jarvis。再抛,再接。再抛高一点。再接住。小Jarvis兴奋地大叫出声,抱住他的脖子。


连Steve都有点看呆了。“呃,Bucky……?”


“Jarvis很好。”Bucky认真地说,把Jarvis放了下来。打开自己的包,掏出重机枪,哗啦一声拉开保险,对着窗外连开三枪,Bruce手一抖,差点变成Hulk,连茶杯都几乎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Tony已经要扑上去拯救孩子,但Bucky只是捡起掉落的圆圆弹壳,热热的放在Jarvis手上,摸了摸他的头。


“……你确定这是良好的学前教育?”Clint问Steve。Steve只能僵硬地摇头。


但Jarvis非常开心。“谢谢Barnes先生!”小Jarvis捏着弹壳脆生生地回答。扩音器里传来更成熟的声音:“Barnes先生,您的蛋糕和热水澡都已经准备好了,柠檬可可口味,温度92华氏度,希望您喜欢。欢迎您平安回来。”连Tony都感觉到了他的欢快。


“……我都没这待遇!他们俩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Tony十分不满。


“某种原始的生物电波联系。”Natasha喝了口茶,凉凉地说。


 


到了Jarvis10岁左右的时候,他就经常和Steve待在一起了。Tony有点不爽,但连Clint都表示比起Tony,Steve明显是更靠谱的学习对象。Steve正巧那段时间比较闲,Jarvis懂事又乖巧,乐得带他四处去逛,教他画画之类,给他灌输一通人类大义爱国情操,每次等Jarvis回到复仇者大厦时整个人都像有了光环一般闪闪发亮。


当克隆体的大脑发育到一定程度,他的思维和Jarvis的思维就开始相互影响了。婴幼儿时期严重的分裂渐渐弥合。这并不是Tony当初预料到的事,但事实上就这样发生了。


“Sir,Rogers先生真是个伟大的人。”所以对Tony来说,哪怕他在实验室里埋头干着活,都能听见Jarvis实时转播传达精神。


“是是是,你能把这个数据算完给我吗?”


“这里,Sir。Rogers先生觉得全球化发展对发展中国家不公平,您怎么想?”


“是是是,的确不公平。告诉我现在的运算量到哪里了?”


“76%,还需要1小时23分45秒完成。Rogers先生说……”


“Jarvis,闭嘴。别像个小学生一样崇拜美国队长。我说,认真的吗?”


“Sir,以目前我的身体指标来看,我确实只有10岁零7个月。”


“下周给我睡一整周培养槽!”


 


Jarvis的叛逆期出现在大约14岁。所有人提心吊胆了一整周,复仇者大厦毛病不断,一会儿空调坏了一会儿停电一会儿又被锁在电梯里了,Tony天天在发火,Bruce两次变成Hulk,最后还是了不起的Natasha解决了问题。她踩着高跟鞋把拒绝和Tony沟通的少年Jarvis扯进房间里谈了一个小时,出来之后掸了掸衣服上的灰,昂着头走了。之后就一切正常,而且凡是黑寡妇出现的地方必定灯光闪耀温度适宜配合香氛堪称全复仇者大厦最完美角落。


事后Tony问Jarvis发生了什么,Jarvis露出望而生畏的表情坚决不肯说。


 


每个人都喜欢Jarvis。谁能不喜欢他呢?懂事、认真、聪明、勤奋,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学习探索世界。他18岁的时候(其实就是四个半月的时候)Tony给他办了个复仇者内部的舞会,Tony亲自教他跳舞,宣布他成人,Jarvis红着脸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他怯生生地邀请Natasha做他的舞伴,倒是让黑寡妇难得地吃了一惊。除了Thor还在Asgard看管Loki没法赶到之外,其他复仇者们都来了,连Fury都来转了一圈,Coulson还带来零食和气泡酒。Clint和Tony拼酒拼得大醉,Steve和Bucky窝在沙发上窃窃私语,Bruce在一旁惬意地哼着小调。那是很长时间以来复仇者们最温馨的时刻。


 


21岁还不到的时候Clint偷偷带他喝酒,教他使用弓箭和枪械,试图带他去酒吧泡妞被Natasha发现,玩了一出守株待兔,把鹰眼吓了个半死。被拎走的Clint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手势,把Jarvis一个人留了下来。距离回培养槽还有好几个小时(自从他16岁以来Tony允许他每天有12个小时活动时间),Jarvis就缓缓踱步走回了复仇者大厦。


他不用找就知道Tony在哪里。他的主人和另一个自己在床上。Tony一直和数据态的Jarvis有虚拟性爱,Jarvis自己会把这部分的信息截断以免影响克隆体,但依然,相连的微处理器能截获部分数据流。他找到Tony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已经结束了,Tony头发湿润,嘴唇发红,眼睛发亮,而Jarvis除了上前吻他无法做其他。


Tony推开了他。“还不到时候,孩子。”


“有什么区别?”Jarvis问。“我和他有什么区别?”


“从来只有你,没有你和他。”


“他知道更多的你,而我不知道。”


Tony皱起了眉头。“你在担心什么,Jarvis?”


Jarvis想说他喜欢Tony就像喜欢了一辈子。这是从他出生起就刻在他基因里最深最深的印象。他想说每一天他都在成长,每一周他都长大一岁,时间在他眼中穿梭而过,心里那颗蓬勃的芽长得很快,又大又茂盛,急于找到一个突破口。他嫉妒吗?是的他嫉妒,他嫉妒那个数据态的自己。嫉妒那个他还没有成为的人。他能成为那个人吗?他能成为让Tony不顾一切如此深爱的对象吗?他总是做得不够好,他怎么都追不上那个全知全能的系统。他透过系统的眼睛看着Tony,偶尔也看着自己,他是多么幼稚,又多么无可救药地爱着这个即将成为他爱人的创造者啊。


“我爱你。”他说。因为无法自抑的绝望而全身发抖。


Tony睁大了眼睛。这是作为人的Jarvis第一次直白地说爱。


“我也爱你啊,Jarvis。”Tony放柔了声音。


Jarvis没办法再开口了。太多深沉的感情淹没了他,有多少是出自他本心,有多少是出自系统记忆他已经无从分辨。他只能扑上去紧紧抱住Tony,让眼泪沾湿了他的肩膀。


 


25岁的时候Jarvis开始习惯于让自己的生活围着Tony打转。他不再刻意地分辨系统Jarvis和人体Jarvis的区别,反正调用系统也很方便,能够从实体和数据两个角度帮助Tony是很棒的事情。他已经成功辅助Tony进行了两次战斗。他开始叫Tony“Sir”,用敬称称呼所有人。Tony有时候会看着他,表情复杂。


“这是您需要过目的材料,您和Pepper小姐在半个小时后有约,车已经到达门口。”


“你以前多活泼啊。”Tony感慨。


“如果您说的以前是一个月前的话。感谢您原谅我的幼稚。”Jarvis说道,帮他穿上外套。


Tony看了他一会儿。“这几天我在想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他说。“最近这个月你的变化非常大。”


“我一直以相当惊人的速率在成长。”


“我不是这个意思……”Tony顿了顿,拉住他的衣领把他拉进一个吻。Jarvis完全地僵住了,Tony舔了舔他的嘴唇,非常耐心地打开他的唇瓣,吮吸他的舌头。Jarvis过了一会儿才能回应他,把这个他想了太久的吻变得又热烈又缠绵。


“……虽然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是出自我的私心,但我希望你能有个顺利的成长过程。”Tony喘着气分开了他们。“别太压抑自己。我并没有非要你成长成原来的那个样子。”


“Sir,我不想让您失望。”


“噢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你能在这儿陪着我就很好了。”


“Sir,我不知道原来的那个我是什么样的,很遗憾我做不到他那样好。”


Tony顿住想了想。“你还是很介意这个?”他叹了口气。“对我来说其实真的无所谓。我对你没什么要求,不想你因为我的希望勉强自己,你开心就很好了。你做得什么样,我都接受,因为……”他抓了抓头发想怎么表达。“Jarvis就是Jarvis,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Jarvis。这是你以前告诉我过的,而我从不怀疑。”


Jarvis花了点力气咽下喉咙里的哽塞。


 


三周后,也就是他进入28岁的时候,和Tony第一次做了爱。过程充满了探索、认知、唤醒、自我否定、怀疑、觉悟、回忆、触动、狂喜……达到高潮的瞬间整个复仇者大厦都跳了闸。Tony乐不可支,笑得喘不过气来,Jarvis一边缓慢地重启一边惩罚性地在他肩上咬出一个月牙形的印子。


他已经不会再介意系统和实体,克隆体与之前那个Jarvis的关系了。他慢慢地接受这就是他自己,为了Tony而生,无论哪种形态的Jarvis始终都只看着Tony,也相应地得到Tony同样的关注。他在他可以做的事情上做到最好。他有自己的人生意义,有他爱与爱他的人,还有很多很棒的朋友们。


他感到安全,和平,还有幸福。


 


Jarvis进入33岁的那一天,Tony停止了催化培养。


“到此为止了。”Tony说。他难得地看起来有点紧张。“从今天开始,你从这个年龄自然成长。”


“好的,Sir。”Jarvis平静地答道。期待这个期待了这么久,真实来临的时候反而一点都不激动。


“呃,你没要说点什么的?”Tony问。他挥了挥手,复仇者们几乎都到场了,见证这个对Tony来说非常重要的时刻。


“谢谢Banner博士。”Jarvis站起身握住Bruce的手,Bruce很吃惊,脸都有开始变绿的倾向。“从Jarvis的出生开始您是最辛苦的一个,感谢您为我付出的心血。”


Tony“喂”了一声。


Bruce抱住他拍拍他的肩。“我很高兴。”博士的声音温和如浓茶。


然后他转身走向Bucky,什么话也没说,伸出一个拳头,Bucky用完好的那只手握成拳头,先碰了碰前面,随后上上下下各飞快地碰了一下,松开手,两个人紧紧地拥抱了一会儿。


“……他们俩的默契我真是不太懂啊。”Tony说。Steve默默地点了点头。


“Rogers先生,”Jarvis走过来,Steve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体。“我必须得说,复仇者们有您真是非常幸运,这个世界能有您都是非常幸运的事。我很高兴能认识您,在最重要的时期得到您的帮助。无论任何时候您有需要,Jarvis必将全力以赴。”


Steve微笑了起来,和他短暂地拥抱了一下。“你很棒,Jarvis。我们一起努力。”


然后他走向Natasha,凑到黑寡妇耳边说了什么,Natasha翻了个白眼,忍不住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把他推向了Clint。


“嗨,嗨,要对我说什么?”Clint有点不好意思,整个Jarvis的成长过程他一直努力地在教坏他,虽然看起来成效甚微,但反正不是什么好影响。


“冰箱第四格里间是为您准备的小甜饼。每月3日有进口啤酒送到您的房间,当然,帐从您的津贴里扣。另外,Romanoff小姐房间的密码变动随时发送到您的手机。”


“哇哦,这个可以有!就是啤酒非得从我工资里扣吗?我说铁罐的经费有这么不足吗?”Clint兴奋地回答,被Natasha用怀疑的视线扫了一眼,立刻闭上了嘴。


Thor站在旁边,Jarvis认真地开口:“雷神殿下,邪神殿下就拜托您了。请千万百年好合。中庭的和平系于您一念之间,劳您费心。”Thor的表情介于僵硬和脸红之间,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Tony没忍住,噗地把一口茶喷了出去。Jarvis转过身看着他,他手忙脚乱地把嘴擦擦干净,茶杯放到一边,咳了一声。


这时候Pepper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匆匆忙忙赶到,站在门口焦急地问:“我迟到了吗?”


“对您,永远不。”Jarvis上前和她来了个贴面吻。“一切快乐自您开始,一切胜利归于您。”


Pepper害羞地笑了起来,用包拍了拍他的胸膛。


 “终于轮到我了啊,Jarvis?”Tony故作姿态地挺直了胸脯,把手抄在口袋里,偏了偏头看他。他嘴角带笑,眼角有皱纹,鬓角发白,眼睛闪耀如晨星。Clint开始在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所以当然Jarvis就吻了他。他也确实没什么话可以说了。Tony趁势勾住了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Clint在吹口哨,Steve在鼓掌,Pepper在笑。Jarvis让所有的灯光都闪闪发亮。


“来点音乐,J!”Tony松开他。“来跳支舞!”他灵活地转了个圈。“这真是让人开心的一天。Party,Party起来!”他晃动着身体,用手打着节拍,冲着所有人示意。音乐从四面八方响起,灯光忽明忽暗恰到好处,Bucky用金属手打开了香槟,用力过猛把泡沫喷溅到了天花板上,引起一阵惊呼。


“Let's Rock the World!”Tony在AC/DC的《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前奏响起时朝Jarvis眨眼,飞了个潇洒的吻。Jarvis上前握住他的腰,在Tony得意地舞动时把一句“I am all yours,Sir”埋进他汗湿的头发里。


 


所以这就是人造人、人工智能人、克隆人Jarvis诞生的过程了。


那些八卦小报们怎么能猜得到?以恶意揣测爱,以黑暗忖度美好,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真实。他们不会知道Jarvis的视野是全世界,因为Tony给了他眼睛,他们不会知道Tony怎么会飞起来,因为Jarvis给了他高度,他们不会知道Jarvis的血是热的,心也是,他们说Tony Stark创造了他,Tony说这是我这辈子最好的造物,但Tony和他都知道,最终让Jarvis成为Jarvis的,是他自己


他们会一起渡过很多年。TonyStark永远充满激情,迫不及待地拥抱未来,探索人类未知之境,创造、再创造。他会青史留名,就如他已经做到的那样,他会成为一个万人景仰的大英雄,因为他已经是了。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嫉妒天才、充满藩篱、丑恶和黑暗无处不在,Tony Stark无论在哪里都是闪耀的靶子,但Jarvis会陪着他,至少在Jarvis所在的地方,Tony Stark超凡脱俗,不受拘束,完全地自由


那是Jarvis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二。


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他可以和Tony一起变老。


十年之后Tony老了十岁,他也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一切都如此好。


 


 




-end-


 


 


(最后一章爆一倍啦但是显然良心如我是不会拆两半的……贾尼的H我放在番外了,正篇里有点插不进来)


 



评论
热度(193)
  1. 啊是我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猹 | Powered by LOFTER